在自動化方面 亞洲基金業仍落後全球 ______

/ 22 Mar 2022

Calastone 亞洲區執行董事 陳博昱

亞洲投資基金的增長領先全球其他地區。及至 2025 年,亞洲投資基金行業將管理約 30 萬億美元的資產[1],並與退休基金、主權財富基金和保險公司等機構共同管理散戶投資者的儲蓄。

但是,我們如何於亞洲基金行業提供更有效的投資者服務?

亞洲的資產管理生態系統非常分散,法規各異、甚至是互相衝突,分銷渠道和市場的成熟度也截然不同。而即使在新加坡等較成熟的市場,仍然存在不少過時的技術,且仍然依賴人手操作流程。

基金業界正致力促進業務(例如在分銷方面)的自動化程度,疫情爆發更是加速了此趨勢,但基金管理的自動化進度依然滯後。如果說資產管理是一台機器,那麼基金管理人便是當中最重要的齒輪,負責支援 NAV [淨資產價值] 之計算、投資者和監管報告披露、轉讓代理和分銷服務等,這些環節對提供快捷有效的投資體驗而言相當關鍵。

鑑於基金管理有著如此重要的角色,我們對亞洲五個主要市場的基金行政管理人進行調查,以了解目前業界的自動化程度,並識別當中的主要挑戰。在亞洲市場,我們專注以新加坡為主的亞洲五大本地和海外基金資產市場[2],並發現了幾個關鍵主題。

疫情引發業界反思自動化的重要性

儘管數碼轉型已成亞洲資產管理公司的首要任務,但我們的調查發現,基金管理的自動化步伐似乎仍落後於其他地方。例如,新加坡大多數服務供應商均承認,在合規支援、分銷支援、認識你的客戶(Know your customer)、反洗錢(AML)和制裁篩查、客戶引導以及報告披露方面,它們仍然以人手操作為主,僅有部分轉為自動化操作。

多年來,自動化一直是亞洲資產管理技術圈的熱門主題,儘管歐洲和美國的「直通式處理」已相當成熟,但在亞洲,人手操作系統仍然較為普遍。例如在澳洲,分銷支援的自動化程度已相當高,但新加坡的自動化程度則低得多。

亞洲市場之所以較為抗拒自動化,原因有數個。首先是在亞洲區各地,基金分銷的環境各不相同,這影響了「處理鏈」中的自動化比率。而且基金產品的實體分銷機構,規模也大小不一,而規模較小的企業,其自動化步伐往往較遲緩,因為它們認為自己的成交量不足以要投資於自動化設備。

長久以來,行業持份者也堅持認為,區內人力成本低廉,在大部分情況下人手操作流程也沒有出錯,因此沒有必要引入新技術,而且自動化也會減少就業人手。

不過情況開始出現變化。在香港和新加坡等區內主要市場,由於勞動成本已大幅上升,監管機構加強對操作錯誤的罰則,加上技術成本已下降,人手輸入數據漸漸被視為過時的做法。正在實施自動化的市場(例如台灣)也日益意識到,自動化不一定會減少員工數目,實際上,企業反而可以重新分配員工,使他們擔當更具價值的崗位。

疫情明顯是變革的催化劑,刺激分銷商和轉讓代理坐言起行。在家工作成為常態,促使業界對自動化的興趣激增,尤其是在台灣、馬來西亞、印尼和泰國等落後於香港和新加坡的市場。在疫情爆發之初,業界競相以自動化作為應急的解決方案,但現在的重點已轉為建立可持續的系統,以提升長期運作的效率及穩定性。

疫情危機促使亞洲區的基金管理行業朝著數碼化邁出了重要一步,但發展前路漫漫。問題依然是:業界是否願意實行自動化?基金管理的未來又將何去何從?

盡量發揮基金管理和轉讓代理的潛力

許多銀行和資產管理公司從來沒有認真對待基金服務,尤其是當身在嚴峻的宏觀環境時,它們只會認為基金服務是低利潤、資源密集和高成本的產品。在許多情況下,這些負面看法更導致它們對基金管理服務的關注度不足──至少相對於前線或面向客戶的業務而言,情況確是如此。

以轉讓代理為例。我們的調查發現,只有8%的新加坡供應商表示在基金管理業務中,轉讓代理佔去了投資的大部分。然而,就基金管理的成本和效率而言,轉讓代理是最具挑戰性的一環。我們在疫情肆虐期間便看到很多轉讓代理系統存在不足。

一個運作成熟的自動化轉讓代理系統,可以為行業帶來龐大的新機遇,不僅可降低成本及解決本已存在的問題,也可利用轉讓代理自動化所擁有的技術和市場定位來支援全新的投資方式。如果好像新加坡那樣,絕大多數公司只視轉讓代理為「必要但不令人興奮」的環節,那麼亞洲的基金行業就有可能錯失發展的機會。

滿足新型資產的需求

我們調查的探索主題之一是代碼化資產,因為代碼化資產已開始打入許多資產管理公司的主流思維。

這些投資類型或將為基金管理人帶來絕佳機會。根據富達數碼資產(Fidelity Digital Assets)最近的一項研究,「迄今為止最接受數碼資產」概念的正正是亞洲投資者,有超過70%的受訪者表示他們目前已投資於相關資產。因此,數碼或代碼化資產的冒起,可能對亞洲資本市場和整個基金生態系統的運作產生巨變。

儘管如此,大部分亞洲基金行政管理人卻認為,轉讓代理的既有技術和專業知識足以應付這些變化。然而我認為,轉讓代理需要建立能提供實時資訊流的數碼化基建平台,才能支援代碼化這一類嶄新的投資方式。我們在最近發表的白皮書《基金管理的未來》中,便深入討論了支援代碼化所需的基建設備。

如果資產服務商為即將來臨的數碼革命做好了準備,那麼它們將能夠暢通無縫地支援基金經理客戶,推出代碼化產品和其他嶄新的金融工具。在這一場數碼資產革命中,基金行政管理人也可以發揮重要作用,透過自動化、降低成本和管理轉讓代理功能的新方式,來捍衛他們在未來投資生態系統中的角色。

自動化是未來生死存亡之關鍵

我們的研究發現,雖然基金行政管理人的未來面臨一些重大挑戰,但他們也可以借助不少方法來重塑業務。

如果亞洲的基金行政管理人要保持競爭力,他們便應快速改變目前的商業模式。在自動化水平方面,有一些市場已做得比較好,但落後的市場也必須推進數碼化,例如是改善目前的投資運作方式或引入全新的投資方式(例如代幣化資產),才能在未來的市場中保有一席位。

[1] 普華永道

[2] 德勤

Leo Chen, Head of Asia

Featured articles